"/> "/>

天气信息
滴滴开始赚钱了,专车,一门从“烧钱”到“数钱”的生意
浏览数:13 

来源:IT时报  记者 王昕

  朋友之间见面,总会寒暄几句

  “最近又升职了?”“没有的事,瞎混!”

  “现在哪儿发财呢?”“混口饭吃。”

  上述常见的套路,我们习惯称为“哭穷”。

  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,不光咱老百姓明白,许多企业和公司也深谙其道。比如,曾经被媒体圈和业界操碎了心的专车盈利问题,就正日趋明朗化。曾经疯狂补贴,看似无底洞的专车生意,正摇身一变成为一门“很赚钱”的生意。

  当然,时机仍未完全成熟,在这个节骨眼上,大伙儿还得低调,再低调!

  时间回到2012年,互联网专车从诞生之日起就以巨额补贴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,在当时的老百姓眼里,专车是便宜、低价的代名词。

  “每天上班,从漕河泾到徐家汇只要3块钱,心疼滴滴!”在微信朋友圈里,甚至有些人开始“心疼”专车。因为,实在太便宜了!

  后来,在“血战钢锯岭”之百亿元规模的疯狂补贴大战之后,心累的滴滴和快的选择合并,并最终更名为滴滴出行。在完成大洗牌之后,除了仍在“死撑”的易到和走中高端定位的神州专车之外,市场上已经看不到太多对手。

  奇怪的是,市场格局虽然变了,但业界和舆论“心疼”专车的论调却依旧没有变。“盈利之困”“补贴模式难以为继”“烧钱何时休”等字眼依然频繁出现在新闻标题中,在这其中,被人们忽视的是,曾经的“纸醉金迷败家子”正摇身一变成为“创二代好青年”——曾经烧钱的专车生意,正准备着迎接“数钱数到手抽筋”盈利期。

  前段时间,易到专车司机端暂时无法结款,将其与乐视系资金链断裂的新闻联系到一起,未免有些让人担心。然而一位易到司机的话,却让人觉得“好有道理”。这位司机说:“我根本不担心易到不结给我钱,因为易到很赚钱啊,谁说资金链断裂,那是乐视!易到就是很赚钱,就算乐视不干了,自有人接盘,比如携程就希望乐视撒手,他自个儿等着接盘呢!”

  一位专车司机的话,秒杀所有行业专家的论调。他还说:“我单这两个礼拜,在滴滴和易到平台上就做了1万多元的生意,这些钱都躺在那些公司的账户上呢,你敢说它们不赚钱!就算扣掉成本,还是暴利啊!”

  一声唏嘘,这位专车司机的话着实让人难以辩驳。如果说“以管窥豹”并不一定准确的话,我们还得来看看“老会计”的金算盘是怎么打的。

  对于何时能够盈利,神州专车掌门人陆正耀有一套清晰的数字模型。“假设全国有1000万用户,每天100万单,打八折的情况下每年收入250亿元,年利润是92亿元,税后是70亿元。我要的就是特殊场景消费,不是公共交通的替代,在我的数学模型里,只需要4万辆车,每个用户每个月消费三次,这就够了。(2016年)4月份的时候,盈亏已经基本平衡,无非是赚多赚少的问题。”

  如今,神州专车的平均客单价已经稳稳超过50元,最新消息称,神州专车母公司神州优车获46亿战略投资,陆正耀明确表示,专车业务将盈利。

  对于行业龙头滴滴来说,可靠消息称,滴滴已在中国200个以上城市赚钱了,2016年已经实现整体盈利。而专车鼻祖Uber在全球主流市场更是早已赚得盆满钵满,包括北美、澳大利亚以及欧洲、中东和非洲区。看来,专车赚钱已成为国际惯例。

  那么,中国的专车生意前景真的是一马平川任我行了?先别高兴得太早,摆在滴滴们眼前的还有最后一件大事——政策。监管和政策是专车生意头顶最后一把利剑,在国内各地专车新政出台之后,专车市场进入新一轮政策磨合期,在每个地方市场,专车公司需要配合当地监管,融入所在省市的大交通体系中去。

  从老百姓对专车的使用频率来看,专车实质上已经成为城市公共交通体系的一部分,那么专车也将在盈利的同时担负起它的责任和义务,对城市的出行、安全、环境等等负责。

  如果专车只是一门赚钱的生意,那将是政府和市民都不愿意看到的,“business is business”这句话在专车这头可讲不通!